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字号:   默认

第60章 光明归属(十)(1/2)

教皇宣布继承人前夕,光明女神的跟前,竟然出现亡灵法师,这不得不叫神会所有人紧张起来。各国观礼的使者已经入住尼尔城,整个梦大陆的目光对焦于此,还有十二个小时,绝对不能再出差错。

克莱斯带领神圣骑士团整夜巡逻,将神殿翻来覆去地检查了好几遍,却始终没有找到黑暗神祭祀的踪影,那么,除非他已经扇动翅膀飞出神会,不然只有两个去处。

他向教皇提出搜查封魔处的申请。

教皇精神不济,还要半夜被吵醒,语气不太愉快:“好啦,亡灵法师已经找到了,大神殿也搜查过,歇歇吧。这里是光明神殿,不是筛子,哪来这么多漏洞?”

“明天是重要的时刻。”克莱斯道。

教皇道:“你迫不及待了吗?”

克莱斯眉头微皱。

教皇意识到自己这句话带着恶意的揣测,微微一顿,道:“那个魔很危险。看看我的样子,那都是他一手造成的。我只是不想你步入后尘。相信我吧,有女神庇佑,明天一切都会很顺利。”

“……是。”

不管宣布继承人的仪式是否顺利,至少可以肯定今天天气不错。云淡风轻,风和日丽。观礼的宾客陆陆续续到来,车水马龙。

加布莱德一夜未眠,守在门口迎宾。这种事一直由他和雷吉诺德轮流代劳,克莱斯自发缺席,也间接地造就神圣骑士团团长的神秘。

等人到的差不多,加布莱德让林顿去宿舍叫人。

麦基和丹夫睡得正香,克莱斯的房间却能听到不同寻常的喘息声。林顿红了脸,该死的银龙,这种时候都不肯放过团长,要知道从团长回宿舍到现在不过两个小时。

犹豫了下,他轻轻地敲门作提醒,人却很快走了。

克莱斯从浴室洗完澡出来,看着独自打手枪的太亚,问道:“刚才是谁?”

太亚低吼一声,释放出来,意犹未尽地看向克莱斯,显然没有在意他的问题。

“……”克莱斯飞快地穿上衣服,“你可以留下继续。”

“今天的仪式很重要?”太亚兴致缺缺。

克莱斯道:“嗯。”

“你一定要去?”

“嗯。”

太亚盯了他一会儿,确定自己不可能说服他放弃,才跳起来冲进浴室,“给我五分钟。”

“你可以不去。”克莱斯平静地说。

“口是心非!没有本帅龙的保护,你连路都走不好吧?”太亚飞快地冲洗身体。

克莱斯嘴角翘了翘,“是的,我以前很喜欢骑马。”

太亚光着身体冲出来,笑得淫|荡,“我也喜欢骑。”

“……你还有三分钟。”

太亚搂住他狠狠地亲了一通。

“两分钟。”

“我居然才亲了一分钟?”太亚觉得自己不够努力,又搂住他亲了一会儿,才回去洗澡。

他们腻歪完出来,正好碰到麦基和丹夫。除克莱斯之外,剩下的两龙一人明显睡眠不足,眼睛半睁半眯,走路都像在飘。

克莱斯道:“一会儿会有很多人,你们找个隐秘点的位置站,还有塞块布在嘴巴里。”

麦基道:“为什么?”

“我不想在神殿里听到呼噜声。”

“……”

宾客们到得七七八八,索菲罗分会的支持者们正尽最后的努力,一群人堵在教皇的门口,表面表忠诚和决心,实际却像在示威和威迫——这群人代表了神会在梦大陆将近三分之一的力量,绝不是一笔小数目,要知道大多数的人是不愿意蹚浑水的。这体现出钱财的好处,索菲罗以敛财为手段,收拢了不少人心。如果教皇最后将位置交给索菲罗以外的人,光明神会很可能会招致一场内乱——这也会成为教皇选择继承人的考量之一。

克莱斯走到大神殿门外走廊时,看到索菲罗和菲达正一左一右地守着门口和来宾打招呼,十分和谐。

太亚道:“这两个人笑得真恶心。”

菲达察觉到他们的目光,突然抬头看过来。

克莱斯冲他点了点头。

看到声势浩大的索菲罗,菲达还能处之泰然,说明心里有数。

克莱斯对他的后招好奇起来。是与教皇达成了什么协议吗?他的目光从菲达和索菲罗两人中间穿过,落在安静地守在大神殿内的费奇。若是这样,索菲罗恐怕要输。

他带着太亚麦基他们进神殿,找了个角落的位置站立,没多久,加布莱德等神圣骑士就引领教皇入殿。他们身后,分会祭祀们像一条粗壮的尾巴,紧跟而来,甩都甩不脱。

殿内闹哄哄地乱了十几分钟,总算各就各位。

菲达和索菲罗一左一右地搀扶着教皇登上宝座,然后在左右立定。

教皇喘了口气,缓缓开口道:“神赐光明,予我们富饶的土地,安宁的生活。我们受女神眷顾,能用眼睛欣赏蔚蓝白云,我们受女神眷顾,凭借鼻子呼吸芬芳花蕊,我们受女神眷顾,会以口舌品尝美味。女神还赐予我们善良真诚之心,善待长辈,结交良友。我们拥有的一切幸福都来自女神的慷慨……”

他还想说更多的话,可是身体不容许他更多的慷慨陈词,只能慢慢地舒了口气,将昨夜准备了三千字的稿子匆匆精简到三百字。

“而我,请饶恕我的自满和傲慢,可再也没有人比我更适合这个形容——女神最忠诚忠实忠心的子民,从未动摇信仰,至始至终跟随女神的脚步,奉献我全部的身心及灵魂。而现在,我的躯体业已老朽,它受岁月的侵蚀再也无法匹配我高洁的灵魂!我将长眠地下,孤独地受蚁虫蛀蚀。但不要为我哭泣,我的朋友,请用微笑送行,只要我们拥有和坚持光明的信仰,死神也不能扭转我的心意。而我的伙伴,我最亲爱的伙伴,将接过光荣的权杖,继续前行。”

教皇挥舞手中权杖,犹如视死如归的将帅。

他面前,那些观看的宾客们不管是真心假意都用力地鼓掌。

太亚站在角落里,郁闷地摸了摸克莱斯的腰:“他到底在讲什么?”

克莱斯道:“……你听不懂就对了。”

太亚:“……”

教皇抒发完,开始介绍身边的小伙伴,菲达和索菲罗的简历被介绍得一清二楚,其中有褒有贬,十分透明。总体而言,菲达谨言慎行,很少行差踏错,但拿出来炫耀的功绩不多,索菲罗胆大心雄,做得多错得也多,总体功大于过。

克莱斯看着索菲罗略黑的脸色以及菲达的面无表情,微微一笑。死到临头,人做事就会不管不顾的。

教皇开明的作风像个引子,让一个人毫无顾忌地站起来。“我是沙曼里尔的使臣,联合具兰、坦吉尔利、马塞、古纳加斯拉、森里斯加使臣,有物呈献教皇陛下。”说着,让人抬上一个大箱子。

随着他的话,其他几国的使臣也站起来。

这就是葛洛瑞亚提到光明神会与五皇子的交易了吧。

克莱斯目光扫过菲达,依旧是波澜不惊的样子。但索菲罗紧张起来,眼睛时不时地瞄向菲达和教皇,显然与克莱斯的看法相若。

教皇打开箱子,里面是账册。他随手取了一本翻开一页,一页又一页,然后换了一本,连看了五六本才停下,然后转头看索菲罗。

索菲罗心里咯噔一声。

教皇对菲达和索菲罗道:“你们也看看。”

索菲罗强作镇定,抢了一本在手里,翻了三四页,脸白如纸,抖着身体道:“这是诬陷。”

菲达看得很慢,很认真,随后将账簿放回去,一言未发。

索菲罗见教皇不说话,伸手指着站得像杆子的使臣,怒喝道:“你们到底收了谁的好处诬陷我?”

沙曼里尔的使臣微微一笑,带着几分玩世不恭的样子,“您真爱说笑,作为帝国五皇子,您觉得什么样的好处能打动我?如教皇陛下所言,我们信仰女神,更容不得有人借她的名义搜刮钱财,需索无度。我以我对女神的忠诚起誓,我今日的所作所为完全出自本心,与任何人无关。”

以女神的忠诚起誓意味着……如果不忠诚,誓言有等于没有。但在光明神殿,谁都不能揭穿这一点。

教皇转头对索菲罗道:“我从未怀疑过你的德行,我的朋友,不过既然使臣们有所怀疑,我将不得不暂时委屈你守护神殿,直到这件事水落石出。”

索菲罗嘴唇一抖。他很清楚,自己输了。贪污敛财这种事当然有,不但有,还很多,他知道,菲达知道,教皇也知道,没有人会揭穿,这关系着神会的声誉和发展。所以一旦真的查起来,无论结果是有或者没有,都将万劫不复。

他看着神圣骑士们走过来,礼貌地邀请自己前行,一步步地,走出大神殿。

那道通向教皇宝座的门缓缓在他身后关上。

索菲罗离开后,大神殿沉默了一会儿。

克莱斯注意到教皇和菲达交换了一个眼神。很显然,不管与五皇子交易的是谁,另一个都是知情且赞成的。三方争斗,一方倒下,剩下的两人究竟是达成共识还是殊死搏斗?

他看着面带遗憾的教皇和不动声色的菲达,有点好奇。

教皇道:“让大家看到这样的局面,真是令我羞愧和难堪。但我坚信,下一位教皇必定比我出色。当然,这并不是说我对女神的信仰不如他,而是他可能比我聪明些。”

不合情境的俏皮话多少减少了索菲罗遗留的僵硬。

教皇举起权杖,高声道:“现在,我正式宣布,光明神会下一任教皇是……”

地上突然升起一圈光芒。

光芒中央,一个少女双手合什而立,神态圣洁无瑕。

此章加到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