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三十八节 巷战(1/2)

Dr2617-12-27,am4:35

银爪公国边境,白铜镇。

远征军左军,第二十三旅第二步兵大队第九中队第一小队防区。

“好像走了。”“真的走了?”“应该没错。”

漆黑的窗户里传出细小的说话声。窗户的玻璃全都碎了,只剩下生锈的窗框。

借助暗淡的月光看去,这是一栋半塌的小楼,屋顶被炮弹掀翻,二层楼板破了个大洞,地上全是碎石瓦砾、一张长沙发和几个破柜子堵在门口,作为掩体使用。

“那边已经点火了。”“胆子可真够大的。”

远处同样破败的楼房里亮起一点火光。再确认鬼侍离开之前,没有人敢轻易点火。

观察了一会儿,那边似乎没什么事儿,这边的小屋也点亮了煤油灯。

微弱的火光散开来,依稀可以看见屋内有六个人,分别守在不同的位置上。

“终于能消停会儿了。”“来根烟。”

一个理着小平头的士兵拿出香烟,抽出几根,扔给屋内的同伴。

“小贵族,你也来一根吧。”

小平头笑嘻嘻地将烟扔给靠在角落里的一名士兵。对方和其他人不同,手臂上戴着红色的袖章,显示出宪兵的身份。

香烟划着弧线落在防弹头盔上,然后弹落地面。

“如果你不想被罚,最好不要再用这个称呼。”宪兵冷着脸说道,然后捡起烟扔了回去,“你还是自己留着吧。”

“那叫你什么,小白脸吗?”小平头笑得更欢了。

“咔嚓!”

宪兵二话不说,拔出配枪,拉栓上膛,指着对方。

“我错了,我错了!”小平头连忙举手投降。

“如果再我让听见那个字眼,你就完了。”宪兵警告道。这几天同生共死,大伙混熟了,没有了宪兵的距离感,开始拿他开玩笑了。

“小贵族”这个称呼带有一点儿讽刺意味,因为他不是真的贵族,只是皮肤比他们白一点,然后出生于三线城市。他们家是灰角城叶阳家的附庸,但没有贵族头衔,仅仅是附庸。

如果放在大灾变前,或许还能算是个底层贵族。男爵之下还有“从男爵”“爵士”“乡绅”三个级别的贵族,但大灾变后,只有男爵才算是真正的贵族,下面的基本就是虚名而已。

“你别介意,他就是看大伙累了,开开玩笑,放松放松,没什么恶意。”一个年长的士兵劝道。

“嘿嘿。”小平头讨好地笑了笑。宪兵瞪了他一眼,这才收起手枪。

房屋里恢复了安静,煤油灯的火苗静静地燃烧着。

小平头靠在窗下,抽完一根烟,叹息道,“我感觉我只要闭上眼睛,就不会再醒来了。”

从丰收节的前一天,也就是二十五号早上开始,一直到现在,他已经快四十八个小时没有闭过眼了。

先是火力覆盖,晚上鬼侍偷袭,到了白天是全面进攻,然后又是鬼侍偷袭。身心疲惫,感觉快到极限了。

没有人回答他,因为都很累,累到不想说话。但也没有人敢睡觉,马上就要天亮了,新一轮的战斗又要开始了。

没有人知道,能在这样的车轮战下坚持到什么时候,也许下一刻就倒了,永远不会再醒来。

远征军的处境非常艰难,而拉蒙子爵统帅的左军更是艰难中的艰难。左军的最高战力只有大镇守,对鬼侍缺乏有效手段,只能用士兵的命去填。

“我真不明白,我们都已经到现在这份上了,上头为什么还不撤退?”

面对小平头的抱怨,宪兵选择了沉默。若是放在平时,他肯定会开口呵斥,质疑上峰,扰乱军心,但是现在,连他自己都有点儿迷惑了。

“或许是等待援军吧?”一名脸上稚气未脱的新兵猜测道。

“援军,你不是开玩笑吧,我们哪里来的援军!”小平头扭头看着新兵,眼神就像在看一个傻子。

大概是感觉被藐视了,新兵涨红着脖子,争辩道,“怎么会没有援军?红龙第一、第二集团军就在我们附近。”

小平头嗤笑一声,转头望向窗外,似乎不愿意回答这么愚蠢的问题。

新兵求助似地看向老兵,“老黄,你说是不是?”

他们原本是一支十二人的小队,队长和几名队友阵亡了,现在由年级较大的副队长兼支援手带队。

“这个嘛……”老兵想了想,说道,“我听中队长说,上面的人好像不怎么喜欢我们陈统帅,所以应该不会有援军。”

“啊!”新兵惊呼道,“怎么会这样!”

“听说是陈统帅和长公主有些旧日的恩怨……”老兵不太确定地说道。

“你是说长公主,跟我们陈统帅有恩怨!”听到长公主,新兵马上兴奋起来,“你还知道些什么,快说给我们听听!”

其他几个年轻士兵也竖起耳朵跟着听。这位冷艳高贵的倾城公主,可是所有年轻人的梦中情人,但凡听到关于她的事情,哪怕是一点点,也会让人遐想偏偏。

但凡是蕾西做封面的杂志,都会在第一时间脱销,并且再版数次,甚至外大陆还有大量订单,热度可想而知。

此章加到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