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三十四节 南茜(1/2)

叶阳白柳抵达哒哒镇的第二天,红龙公国最大的报纸龙城晚报上刊登了一篇名为《永不后退》的文章。

“我的脚下,是红龙的土地。我的前方,是红龙的敌人。我的心中,是红龙的荣耀。”

“身为红龙公国的一员,我将誓死守卫,寸土不让!”

这篇文章是叶阳白柳提出,由林诗远执笔,以陈兴的口吻,娓娓道出一个红龙公国边远地区的小快递员,如何历经重重磨难,自强不息,最终成长为一代将星,而后感恩国家,誓死守卫国土的故事与决心。

文章的语言平实朴素,感情真挚动人,有大众喜闻乐见的底层崛起,又有军人投身沙场为国捐躯的高尚情怀,立即在国内掀起了一片热议。

而文章的热议,直接造成了两个结果。

第一个结果是,海棠侯爵在看到这篇文章后,勃然大怒。对方竟然把刚占领的地方当成了自己的国土,世界上还有比这个更无耻的吗?新仇旧恨之下,极大加速了战争的进程。

第二个结果是,红龙大公不能再装着什么都不知道,任由远征军自生自灭了。他发表了公开讲话,表示国家是军人最坚实的后盾,并下令红龙第一、第二、第三集团军向银爪边界靠拢,随时准备支援前线作战。

既然红龙公国全线出击,同为北方联盟的黑羽公国自然不能坐视不理。黑羽的两个集团军很快就在边境集结。

这样一来,原本只是一个集团军的攻防战,硬生生地变成了北方联盟与四国同盟的大型会战。

当然,蕾西的第二集团军和加文的第一集团军参战的可能性几乎为零,充其量就是在外围转几圈,装模作样地摇旗呐喊。

黑羽那边也是,东方玄远和陈兴没有任何交情,也没有建立起互相合作的关系。打仗花的可是真金白银,不可能白白帮忙,特别是在蕾西和加文不出手的情况下。

但这样的好处是,寒岭、赤岩、黑矛三家受到牵制,不敢轻举妄动。

远征军只需要对抗来自银爪的压力就行了。

可话又说回来,就算只有银爪一家,远征军也是毫无胜算的。靠一个集团军对抗三千多万人口的中型公国,实在是螳臂当车。

银爪第一第二集团军可不是四国联军那种杂牌军,装备精良,战力雄厚。

卫海棠的十二圆桌武士成名已早,虽然只有领主级,但一点儿也不输给一般的大领主。

然后是国师李治,大领主级强者,其御灵“鬼侍营”集侦查、偷袭、暗杀于一体,令人闻风丧胆。

另外还有七八个准领主级的高层军官,大量镇守级的中层军官,比如之前刺杀陈兴的“银爪铁三角”,再加上秦武的暴食君主,战力极为可怕。

这里还没加上各地门阀世家的私军、门客等等,如果全部加起来,只怕远征军只是一只虾米。

中午,哒哒镇矿洞,前镇长府休息室。

“今晚我要找男人,无论你在不在!”

在耳边重复了三次,陈兴依然没有反应。闭着眼睛,就像是睡着了。叶阳白柳无奈地朝旁白的见月苍莲摇了摇头,意思是她也没辙了。

这可是她最狠的手段,每次都能起到奇效。别看这个男人平时管不住下半身,到处沾花惹草,其实内心深处还是很看重身边女人的贞操。

哪怕只有一丝清醒,估计都会马上坐起来,亲自替她解决问题。

典型的双重标准,自己到处乱搞,却要求别人忠贞不二,实在坏得要命。

每次见到他和宫廷女仆在一起,她就恨不得掐他几下。虽然这个世界风气开放,一个男人有多个老婆,或是一个女人有多个老公并不稀奇,但也有不少贵族老爷为了讨妻子欢心,绝不沾染宫廷女仆。

但已经既成事实,她总不能赶别人走,况且这个小女仆表面上对她十分尊敬,让人挑不出毛病来。

不得不说,宫廷女仆的教育还是很成功的,很会在男主人和女主人之间找平衡点,降低自身的存在感,减少争风吃醋的危险。

怎么就没有宫廷男仆呢?

叶阳白柳无不遗憾地想到,说不定找个回来气气他,马上就醒了呢。

“你在这里守着,我出去了。”她起身说道。

“是,主母大人。”见月苍莲躬身行礼。

“以后请叫我神官大人。”叶阳白柳面无表情地说道,有种拒人千里的冷漠。

“是。”

来到作战指挥室,项彩蝶和林诗远正站在地图前指挥各军团布防。

六个边缘镇呈不规则形状分布,彼此相距三十到五十公里不等,哒哒镇位于中间位置,从分布上可以看出,外围的五个镇都是以哒哒镇矿山为经济中心建立起来的。

镇上还残留着的娱乐业的痕迹,当年应该十分兴旺,可随着矿山开采完,工人离去,这里又变得荒凉起来。

哒哒镇为中军、近卫军驻地,左军、右军分兵驻守哒哒镇两侧的四个镇子,预备军和后勤大队驻守位置靠后的镇子,宪兵则分散在全军之中,负责督战。

流民的撤离持续了几天,快到丰收节的

时候,六个边缘镇已经基本清空,只剩下远征军的战士和一些年迈的、腿脚不便或者患重病无法撤离的流民。

这些人本来就活不过这个冬天,所以接下来的战争也不会顾及到他们。炮弹落到头顶,也只能自求多福。

无论远征军还是银爪公国,都没有义务去救助这群被遗弃者。自从大灾变后,人类的生存变得十分不易,所有社会救助体系都被废除,想要不劳而获基本没可能。

想要生存,要么出力,要么出头脑,要么出命。躲在家里不干活,等着救济金养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。哪怕病困交加,也只能依靠劳动。

人类生存委员会的核心规则之一就是——社会价值等于生存空间。

流民被认定为社会价值较低的一群,生存空间被压榨至最小,基本上就是能活命的水平。

不是在边缘地区艰难生活,就是从事一些流动性较大的短期工作,收入不稳定,饱一顿饥一顿,通常没有固定的居住场所,住在帐篷或是窝棚里,时常迁移。

公民的社会价值代表世界的平均水平,因此生存空间也处于平均水平,工作和收入都比较稳定,通常会有固定居所,属于安居乐业的类型。

贵族的社会价值高于平均水平,底层贵族主要靠战斗力,中层贵族则更多依靠祖业。

至于大贵族、王族和皇族,属于统治阶级,不在此列。

公民会因为社会信用掉到冰点而沦落成流民,贵族也会因为能力不足而降至公民甚至流民,而流民也会因为能力优秀升格为公民甚至贵族。

世界的上下阶级是流动的,实力和信用是主要评判标准。实力可以是钱,也可以是自身的能力,信用是为人处世的品格,是遵守法律的程度。

这套社会体系看似残酷无情,却又是公平的另一种体现。得益于黑表和大众网络的存在,法律的执行变得公正且高效。主脑能够事无巨细地处理每一个问题,确保整个社会能按照既定的规则运行。

这也是银行家们不信任诺娃,创建的金钱网的原因。整个社会的命脉掌握在一个未知的机械生命手中,风险实在太高。一旦出问题,社会就会陷入混乱。

到了丰收节的前一天,银爪第一、第二集团军和四国联军,同时向远征军的五个边缘镇发动了进攻。

对所有参战的士兵来说,这注定是一个难过的节日。

但相比进攻的一方,防守的一方才是最难过的。

按照惯例,战争的第一阶段是火炮对决。自开战以来,远征军的士兵终于尝试到了,被十倍于己方的火炮进行覆盖的绝望。

数以万计的榴弹落在阵地上,泥土都被炸得翻了几层。己方的火炮被打得头都抬不起来,刚架起来还没打上几炮,就有无数炮弹落下来。

此章加到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