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二十二节 豪迈(1/2)

炫目的白光迎面而来,陈兴下意识地用手遮挡。

数秒钟过后,眼睛才逐渐适应强光,白蒙蒙的场景渐渐有了颜色和轮廓。

透过指缝,可以看见一个金碧辉煌的大厅。天花板和墙壁嵌满了发光的宝石,幻彩迷离,如同在万华镜中看到的世界。

等到完全看清楚情况,却发现大厅里空荡荡的,什么都没有。没有预想中的奇珍异宝,黄金遍地,只有一件凌空悬挂的物体。

物体大约五六米长,用陈旧的布块包裹着。从形状上看不出是什么东西,但可以看出非常沉重。

悬挂物体的是从天花板上垂落下来的数条铁链,每条都绷得紧紧的,似乎勉强支撑着悬挂物的重量。

陈兴保持着警惕,脚步轻缓地走过去。谁也不知道会不会忽然从哪里冒出个机关来,必须小心应对。

不过他似乎多心了,一路走到悬挂物前,风平浪静,什么也没发生。

他没有多少犹豫,直接扯开包裹物体的布块。

“撕拉!”

或许是年代久远,布块很脆,一扯就碎,露出了大片漆黑的金属。摸上去冰冷坚硬,像是一件武器。

再往下撕扯,一片雪亮的锋刃映入眼中。

刃宽十寸,很难想象什么武器拥有这么宽的刃口。

陈兴加快动作,将包裹的布块全部扯掉,终于看清了武器全貌。

那是一柄巨大的双刃战斧。斧身就像两面张开的折扇,粗大厚重,散发着幽暗的光泽。

斧刃极宽,雪亮耀眼。整把斧头非常巨大,不说斧身,光是斧柄就有碗口粗,一只手根本握不住,估计体型超过六米以上的巨人才能拿得起这把斧头。

斧头的做工十分粗糙,表面坑坑洼洼,布满刮痕,甚至有一道手指宽的痕迹划过半个斧面。

斧柄是剥了皮的树干做的,经过了烤火处理,表面油光发亮,末端包裹着铜皮,古朴沉重,充满了粗犷野蛮的气息。

陈兴不由得想起了白水团长日记提到的,兽人的七大神器之一的荣耀战斧。

陈兴双手合力,才勉强将巨斧抬起数厘米,换成肩膀扛,依然不够力气。估计就算能勉强扛起来,也走不出几步。

既然抬不走,那就试试淬灵术。

陈兴深深地吸了口气,凝聚心神,调动全身力量,猛地跨前一步,一掌印在斧头上。

“嗡!”

斧头高频率颤动,发出金属的嗡鸣。无形气浪汹涌而出,吹得陈兴毛发飞舞,衣衫猎猎。

“嗡!”

震动的频率越来越高,嗡鸣震耳欲聋,以斧头为圆心掀起巨大的风暴。

蛛网般的龟裂由手掌处蔓延而出,迅速布满整个斧头,然后轰的一声,巨大的斧头片片碎裂。

碎块化作颗粒,颗粒化作粉尘。

由星沙构成的斧头虚影浮现空中,载沉载浮。一道空间裂缝缓缓开启,虚影逐渐收缩,凝成一条光带飞了进去。

灵海之中,风浪大作。

一柄巨大的斧头从天而降,直直地砸入海中,水花冲起数十米高。

紧接着,巨斧的落海处水流激荡,渐渐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。

那漩涡吸力极强,从恶魔之壶流出的金沙改变了方向,纷纷被吸进海里。

霎时间,整座哥布林岛震动起来,一点点地往下下沉。

海水淹上来,岸边的哥布林大呼小叫,转身跑向岛屿中部。

大量的金沙被吸入海中,漩涡的中间绽放金色光华。

岛屿的下沉还在持续,哥布林的生存空间逐渐缩小,一些没地方躲的被海浪卷走。

陈兴终于明白过来,巨斧正在抢夺哥布林岛的资源,可是他根本控制不了,只能任由巨斧吸收。要不然就是吧巨斧彻底毁掉,但到手的东西就这样没了,他又有点儿舍不得……

过了一会儿,漩涡的流速逐渐变缓,只有一小半的金沙被吸走,剩下的落回了岛屿。

岛屿重新上升,哥布林巫医们摇晃着小旗子,新一批的哥布林从地洞里钻出来,围着火堆跳舞。

但是,岛屿已经升不回原来的高度,面积至少比原来减少了三分之一。这也意味着,哥布林的数量也跟着减少了三分之一。

看来以后不能随便淬炼赝器,否则灵能不够用,反而削减实力。

这次还算幸运的,巨斧首次吸收灵能凝成实体的消耗量没有达到极限。万一把所有的灵能都吸光了,整个哥布林

岛沉入海中,岛上的哥布林巫医全部死光。没有了召唤者,还能不能从时空暗流的哥布林坟墓中招募都是两说,而岛屿能不能重新浮上来也是个未知之数。

灵海恢复稳定,陈兴收敛心神,随即关上宝库的黄金大门,拔出钥匙,清理掉痕迹,迅速离开了要塞。

接着,他赶了二十公里路,回到城市废墟,躲在角落里,等待空间裂缝的出现。

等了两个多小时,快到早上五点时,终于等到了一道裂缝,离开了女神世界。

消耗了大量的灵能,他现在需要休息。随便找了棵大树,清理出一个睡觉的地方,然后放出几只哥布林站岗,靠上去闭目休息。

陈兴一觉睡到下午三点,午后的阳光透过树缝照射下来,雨林中一片生机勃勃。

他扭了扭脖子,虽然睡得不是太好,比起宽敞的大床和温软的娇躯,简直就像干硬的柴草房,但只要休息够了,灵池也会重新充盈。

灵能可以持续补充,身体组织却不能一直工作,必须休眠一段时间才能恢复活力。

活动了一下身体,陈兴就从树上下来。趁着现在天亮,他要试试刚到手的荣耀战斧。

他凝聚心神,将意识投射进灵海,找到藏于海底的巨斧,将其拖拽出来。

一条空间裂缝在树冠上方缓缓开启,伴随着金属的摩擦声和大片火花,一道黑影重重地砸落下来。

“唰啦啦!”

耀眼的寒光闪过枝叶的缝隙,沿途的树枝不是被砍断就是被砸飞,叶片纷纷洒洒,如同下雨。然后一声巨响,重物砸在地上,泥土溅起半丈高。

当沙土落下,一柄巨斧横在面前。雪亮锋刃深深地扎进土里,直没半个斧身。斧柄斜对着天空,浑然一体,霸气十足。

陈兴心有所感,双手虚握,用力一提,举过头顶。

巨斧伴随着他的动作,像是被两只无形的大手握着,离地而起,竖立着,悬在陈兴身侧。

此章加到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