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卷 无尽荒野 第一百五十八节 表白(1/2)

“是治疗师,治疗师天赋!”终于有人看出来,大声喊道。

“我的天啊!”“简直是奇迹!”“太厉害!”“我们公国又觉醒了一位治疗师!”众人一片哗然。

早在绿芒闪现的那一刻,三叔公已经看出来了,情绪激动不已,低声念叨着,“祖宗显灵,祖宗显灵了……”

叶阳家出现一位快速治疗师,这将意味着什么?

权力更加稳固,地位更加崇高,资源更加充裕,稳压灰角城其余六家。说不定,还有机会进入巨蜥城,在王座的旁边,获得一席之地。

叶阳清燕的脸色十分复杂,说不清是高兴还是难过,骄傲中掺杂着嫉恨,欣喜里掩藏着落寞。到底是怎样的情绪,连她自己都弄不明白。

叶阳白柳鱼跃龙门,破茧成蝶,她骄傲。因为她们是亲姐妹,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,也正因为她们是亲姐妹,她更加嫉恨。为什么姐姐可以,她却不行!家族从此兴旺,她欣喜。然而,叶阳白柳的地位上升,就意味着她的地位下降,所以她落寞。

抬眼望去,位于星云中心的叶阳白柳,仿佛整个人都在发光。星沙萦绕,载沉载浮,如梦似幻。

耀眼的光芒中,陈兴眨巴着眼睛,看着近在咫尺的绝世容颜,既有些惊讶,又有些释然。丑小鸭终归会变成白天鹅,高贵优雅,凡尘不染,漫步星湖,游戏云间。

不知为什么,原本熟悉的脸庞,竟然渐渐陌生起来。

她已经成为杂志封面上的未来之星,而他还只是个小人物,挣扎于世界的最底层。

或许,这就是距离吧……

伤感油然而生。

“陈同学,请你记住,你的生命只能由我来结束。”

耳边传来温软的嗓音,仿佛棉花糖般,柔柔的,软软的,听着十分舒服。可内容却很煞风景,直接把陈兴的庶民情怀打击得体无完肤,支离破碎。

“我还以为我们两清了。”陈兴略显郁闷地说道。

“想得美!”叶阳白柳薄唇轻咬,佯怒道,“你现在欠我两条命,可别随随便便就死了,不然我找谁要债去?”

“哈哈……”陈兴笑了,点头说道,“好好好,我尽力。如果下次要死的时候,我一定会先给你写个申请,等你同意了,我才死,你看这样行吗?”

看着他表面认真,实则调侃的样子,叶阳白柳气不打一处来,咬牙切齿地骂道,“真想一口咬死你!”

“随时欢迎。”陈兴抬起脖子,一副引颈待戮的样子。

“别以为我不敢。”叶阳白柳板着脸,推了他一下。又怕他伤刚好,不敢用力,推的很轻,几乎感觉不到。

“舍不得你就说嘛。”“找打!”

片刻之后,萦绕四周的碧绿光沙逐渐散去,陈兴站了起来。美人怀抱虽好,现在却不是时候。如果换个地方,换个环境,他愿意躺上一整天,但现在群敌环伺,没有时间打情骂俏。

拳头一握,他就感觉到体内奔涌着磅礡的力量,力气仿佛用不完一般。灵海中符文闪烁,全部处于待激发状态,套用地球上的一句游戏术语,他现在是“原地满血复活”。

抬眼看去,宴会厅之外,炀智勇正口瞪目呆地看着他。重获新生的陈兴,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锐气。目光碰撞的瞬间,炀智勇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。

“这,这是怎么回事,不可能,不可能的……”炀智勇脸色灰败,声音颤抖地说着,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“少主,算了吧……”黑袍老者叹息道。没有人愿意和未来的快速治疗师为敌,更何况,对方能量波动如此强大,很可能是大治疗师。

“不,不可能……”炀智勇自言自语地说着,状若癫狂。一个贱民,竟然敢当着众人的面,骂他是狗屎。他从小养尊处优,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侮辱。这个贱民,必须死!

“我杀了你!”他一声低吼,蹬地而起,朝陈兴冲去。

黑袍老者眼中闪过一丝犹豫,但最终还是没有出手阻止。对方实力有限,即便复原,也不足为惧。

陈兴早就在等这一刻了,他之所以不主动出击,就是因为顾忌黑袍老者。现在对方自己送上门来,他就要好好招待一番了。

注视着急速冲来的炀智勇,陈兴一脚踏前,一脚在后,全身拉成一张弓。肌肉微微放松,三重奏蓄势待发。

直到这时,黑袍老者终于发现异状,但已经迟了。只见炀智勇双臂浮现火纹,眼中溢出血光,已将力量爆发到极限,然后挥舞着拳头,朝陈兴砸过去。

灼热的风迎面而来,拳头在瞳孔中逐渐放大。交锋的瞬间,陈兴侧过身体,让开拳头,朝着对方胸前的空档,一拳轰出!

灵海之上,三重奏符文爆发出万丈光辉,无数星沙沉入肌肉之中,肌肉纤维不断膨胀变粗。

“去死吧!”

陈兴咆哮着,拳头轰在对方的胸口上,只听“咔嚓”的一声裂响,炀智勇喷着血倒飞出去。

黑怕老者脸色骤变,箭步冲前,一跃而起,双手接住飞来的少主。低头查看了一眼,胸腔凹陷,肋骨断了不知多少根,顿时勃然大怒,朝陈兴吼道:“野崽子,竟敢伤我家少主!”

对于这种双重标准的人,陈兴根本懒得回答,摆好架势,准备战斗。黑袍老者放下炀智勇,正想扑过去,却见叶阳白柳拔出战锤,和陈兴并肩而立。

叶阳家大小姐在,叶老三就会出手。黑袍老者目眦欲裂,恨得不行,却不敢轻举妄动。他念头一转,朝叶老三喊道,“叶老三,这就是你们叶阳家的家教,与罪犯狼狈为奸,在下今天算是见识了。”他语带嘲讽,“奸”字咬得特别重,尽是栽赃污蔑之意。

三叔公顿时气得须发直抖,黑老怪的话十分难听,可他偏偏没法反驳。在这件事情上,他理亏在先,阴沟里翻大船,轻信了陈兴这个骗子。

一想到自家孙侄女被这混小子骗得团团转,他就怒不可恕。更可气的是,大孙侄女到现在还执迷不悟,帮着那混小子,简直是个赔钱货。

还有就是,大孙侄女觉醒了快速治疗师天赋,前途不可限量,跟这种社会底层混在一起,万一传了出去,以后还怎么嫁人!

他老脸涨得通红,指着叶阳白柳破口大骂:“还不快滚回来,叶阳家的脸都快被你丢光了!”

叶阳白柳一言不发,站在原地,态度很明确。

“叶阳白柳!”三叔公大喝道,周身气势暴涨,衣袍无风而起,地上的碎石细沙纷纷震动。

在三叔公的逼迫之下,叶阳白柳一咬牙,喊道,“他是我男人,我要护着他。”

此话一出,全场震惊!

张猛眼前一黑,差点儿晕过去。但凡了解叶阳家传统的人,都知道这句话意味着什么。他暗恋叶阳白柳七年,亲耳听见这样的消息,痛苦到想吐血。

叶阳清燕瞪大着眼睛,整个人都石化了。平日里高傲的姐姐,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,承认自己有男人了。这样的事情,若是放在别人家,或许没什么问题,甚至是正常的,但放在他们叶阳家,性质可就严重了。

洛少卿、吴浩等人,满脸都是无法掩饰的嫉恨。而另一边的陈兴,却是心里一暖,说不出的感动。门阀世家的女人,名声甚至高于生命。叶阳白柳为了救他,什么都不顾了。

“你,你说什么?”三叔公颤声问道。

“叶阳家的女人,从一而终……”

叶阳白柳神色平静,有条不紊地说着,那绝美的脸上,透着一股决然。她知道,如果她现在离开,陈兴的结果只会有一个。

此章加到书签